牛肉粉丝炉包

【韩张】上一张最好看

张新杰点开微信的时候,突然发现张佳乐已经很久没有发朋友圈了,事出反常必有妖。张佳乐虽然不像微商一样,一天发上十来条朋友圈,但是两三条还是有的,比如各种土豪的食物,没下限的秀恩爱,比赛的成绩……

 

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韩文清正在洗碗:“新杰,咱们过两天去昆明玩玩吧,我看那边的花开得真是不错。”

 

张新杰接过一个盘子,用洗碗巾擦拭上面的水珠,“你怎么知道的?”

 

“张佳乐发朋友圈了。”

 

张新杰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他什么时候发的?”

 

“今天下午啊,我看你刚刚不是在刷朋友圈吗,没看到吗?”韩文清疑惑地皱了皱眉。

 

身为荣耀联盟四大战术大师之一的张新杰,立马给张佳乐打了一个电话,“张佳乐,你的朋友圈为什么屏蔽我?”

 

本来还想和张新杰叙叙旧的张佳乐小朋友瞬间蒙了,“啥?还有这码子事儿?”

 

“要不然我实在是想不出第二个理由,为什么韩文清能看见你的朋友圈,而我不能。”

 

过了十秒钟,张佳乐大脑里的CPU终于又开始运转了,“我好像确实把你给屏蔽了”,想起前因后果的张佳乐瞬间理直气壮起来,“不过原因在你不在我,是副队你先把我屏蔽的。” 

 

现在轮到张新杰小朋友懵圈了,“我从来没有屏蔽你啊。”

 

“那我为什么从来都看不到你的朋友圈?”乐乐的声音还带着一丝丝委屈。

 

张新杰恍然大悟,“张佳乐前辈,请听我解释。”

 

“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张佳乐的小辫子甩得一愣一愣的。

 

张新杰:……

看着张新杰打电话的韩文清:……

看着张佳乐打电话的孙哲平:……这就是戏精本精啊。

 

“我从来不发朋友圈。”张新杰平静地陈述着一个事实。

 

张佳乐知道自家副队比较奇怪,但没想到奇怪成这样,现在这年头还有不发朋友圈的人?“这是为啥呀?老韩都会发朋友圈。”

 

“因为我想发的东西,文清都发了呀。”

 

张佳乐心里有句mmp,他一定要说。从昆明到青岛,相距两千多公里,万万没想到还能品尝到正副队新鲜的狗粮。不过张新杰的论据确实很给力,不信看看老韩的朋友圈,自从十二赛季退役之后,更是猖狂,十条里面有九条是关于他家宝贝新杰的。韩文清发朋友圈向来简单粗暴,直接上图,从不叨叨:首届世邀赛夺冠时,记者抓拍张新杰的单人照片;十一赛季霸图夺冠的大合照;打完第十二赛季,退役那天新杰专门给他做的手擀面;三十岁生日晒了对戒和两个红本本;新杰送他去报道,两个人在海大南门的纪念照片……而且每次发图的数量始终控制在1、2、3、6或9,从未出现过逼死强迫症的情况。

 

这样看来,张新杰确实没有再发朋友圈的必要了。

 

打完这通电话,张佳乐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吃了狗粮之外,还点开来张新杰的头像,把“不让他看我的朋友圈”给取消了。同时,张新杰也在开始反思,是不是应该按时发个朋友圈,告诉大家“我还活着”,并且打算上网搜搜有没有《发朋友圈指南》这类的辅导书。

 

晚上快要睡觉的时候,韩文清给张新杰发了一张照片,他们今天晚上自己炖的猪蹄爪。张新杰刚刚洗完澡,发梢上还滴着水,“你发给我干嘛?”

 

韩文清拿着大毛巾给新杰擦头,“让你发朋友圈啊。”

 

张新杰一愣,“就这么直接发?”

 

“就这么直接发,想发啥发啥,这又不是微博,不用想那么多。”过了一小会儿,韩文清又补充了一句,“随你心就好,反正不管你发什么,我都会给你点赞的。”

 

张新杰不由失笑,联盟的拳皇就是这样一个没有原则的人啊。张新杰在十一点整,点了绿色的“发表”。然后老韩果断把新杰的手机关机,今天可是允许晚睡的大日子,千万不能让微信提示音打扰了。

 

这边儿翻云覆雨欢愉着呢,朋友圈那边可是炸了,评论普遍是:

“woc,这是张新杰?”

“跪了,副队竟然发朋友圈了?副队终于发朋友圈了!”

“脏·新杰是被盗号了吗???竟然有人敢盗张新杰的号,不想活了吧。那个人恐怕不知道新杰他男人是混黑道的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韩寒后悔画韩红,jjc走起!!!!!!”
“这个世界太可怕了,我的副队恐怕是个假的……”

“惊呆了!太姥姥,您的微信好友发朋友圈了23333”

“好丑,锅里这一坨黑咕隆咚的是些啥?[烟]”

“这好像是猪脚吧,浓油酱赤,味道应该不错,但为什么不让卖肉的师傅帮忙剁成小块呢?”

 

第二天早上,老韩神清气爽地在做早午饭,张新杰懒在床上,一动也不想动。开机,点开朋友圈,显示有将近200条新消息。新杰由衷地为韩文清同学昨晚明智的关机举措点赞。那么多条评论,简单扫一眼,发现文清只回复了奇英的评论,“因为新杰嫌弃剁了之后有骨头渣子,吃起来不爽快。”

 

似乎大家都觉得韩文清是个糙老爷们,主要是新杰照顾他,帮他打理生活琐碎。实际上却恰恰相反, 韩文清在各种细节上考虑着张新杰的喜好与习惯,从不马虎。张新杰一直认为韩文清其实是个很“笨拙”的人,他不大会表达,感情鲜少外露,更多的是一门心思埋头干。但张新杰恰恰就是被这份“笨拙”吸引的,心甘情愿地跟着韩文清四处征战,迈向婚姻。并且他相信霸图的粉丝们,也钟爱着这份一如既往的“笨拙”。

 

“叮”

 

微信的提示音响了,张新杰低头一看,是小奇英的信息,“副队,请问您在吗?”尽管韩文清已经退了,张新杰现任霸图队长,但他依然让大家称呼他为“副队”,近十年的习惯,真的很难改变了。

 

宋奇英:副队,我没有什么大事,就是想说,您以后发朋友圈可以修图吗?

 

张新杰:???

 

宋奇英:我其实早就有这个想法了,但是不敢跟韩队说。就像上次,您明明皮肤那么白,韩队把您拍的,就像刚从撒哈拉回来一样。您昨天发朋友圈了,有人说您的照片丑。[好气哦.jpg]

 

张新杰:奇英,不过是张朋友圈的照片,不用太当真。

 

宋奇英:我不喜欢有人说您不好[生气]。您和韩队之前都教导过我们,不想别人被别人说,自己方方面面都要做到更好。

 

张新杰捏了捏鼻梁,真是个实心眼的傻孩子呀。

 

宋奇英:副队,只要在手机上下个美图app就行了,操作很方便。这只是我的建议,打扰副队了,我去训练了。[再见]

 

张新杰:谢谢,我会试一试的。

 

张新杰从App Store里面下载了一个排名第一的软件。裹着薄被一翻身,看见了床头柜上摆着的一株蝴蝶兰,这是过年的时候,二人一起去南山花市精心挑选的。冬日难得的阳光透过窗帘缝,尽数洒在嫩红色的花瓣上,伴着闪闪金光,每一朵都用力舒展开来,那么鲜活,就连花骨朵都长大了不少,充满生机。张新杰不自觉地举起手机,记录下这幕美景。

 

张新杰刚想发朋友圈,却发现不是整点,正好利用这点儿时间修修图。恰如奇英所说,操作很简单,有一个“智能优化”选项,点进去又有细分。张新杰一试,简直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原本以为那张照片已经很很很好看了,但是一修图,照片立马更亮了,花的颜色也更加鲜艳。试了一遍,张新杰比较中意“美食模式”和“静物模式”,“美食模式”偏明亮,“静物模式”偏暖色调,一时拿不定主意,干脆都保存了下来,等会问问文清的建议。不管是工作,还是生活,当张新杰偶尔在两个选择上纠结时,韩文清总是能帮他迅速确定一个方向,给予他足够坚定的力量往前走,哪怕错了,韩文清也会和他一起扛,从不会留他一人。

 

想曹操,曹操到。“新杰,饭做好了。”

 

“文清,我十点想再发个朋友圈,看评论挺有意思的。你帮我看看,这两张照片哪张好。”

 

韩文清坐在张新杰身后,下巴枕在他的肩上,双手圈住他的腰,看他修长的手指划着屏幕展示照片。第一张是偏暖色调的蝴蝶兰,第二张是更加明亮的蝴蝶兰,张新杰不小心碰着屏幕,又出现了一张照片,这是昨天下午韩文清拿着新杰的手机照的。照片里,张新杰正在往锅里放八角和香叶,锅中冒着热气,把新杰的眼镜熏上了一层水蒸气。薄雾缭绕中,新杰整个人的轮廓更加柔和,仿佛真的化身为“石不转”,成为了圣洁的牧师,然而牧师周边却没有仙气,而是囿于厨房,染上了人间温暖的烟火气。赛场上的“石不转”永远是“大漠孤烟”最坚实的后盾,生活中的张新杰也永远是韩文清港湾,他在哪儿,家就在哪儿。

 

“你觉得哪一张好看?”张新杰重新翻到第一张照片。

 

“上一张最好看。”

 

张新杰点点头,“我也这么觉得的,上一张叫‘美食’模式,更亮一些,显得咱们家的墙特别干净。”

 

韩文清微微摇头,“不对,上一张最好看。”

 

“嗯?”张新杰扭头,“这就是上一张啊,一共就两张。”

 

韩文清看着张新杰的眼睛,很是认真地说道,“上一张最好看。”

 

张新杰灵光一闪,明白了韩文清的意思,嘴角不由自主地上扬,耳垂也渐渐过渡成那株蝴蝶兰的颜色。韩文清握着张新杰的手,翻到上一张照片,“我就说吧,上一张最好看。”

 

韩文清吻了吻张新杰有些干燥的双唇,“起来喝杯水,吃饭啦。咱俩这次炖的猪蹄爪很成功,肉特别烂,都脱骨了。要是按照咱家这个煮法出去卖,肯定就赔钱了。”

 

——完

 

PS:

①时隔半年左右的第一篇文,也不知道能写成啥样,反正OOC是我的,大家不要抢。

②不知道这样写,能不能加“韩张鱼塘”的tag,想为鱼塘添砖加瓦,哈哈哈。

③艺术来源于生活,本故事根据作者亲身经历改编而成。


评论(16)

热度(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