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肉粉丝炉包

就这样吧,都挺好的(二)

就这样吧,都挺好的(二)

《欢乐颂》的电视剧没看全,书压根没看,OOC是肯定的。可能携带一系列自组CP。通篇回忆杀。

 

当年关雎尔还在上海的时候,最崇拜的人就是安迪姐,学历高,职场女强人一枚,而且还一直帮助自己,给自己答疑解惑。再后来,关雎尔最羡慕的还是安迪姐,有魏兄这样一位身份地位相配,双商皆高的男朋友一直细腻陪伴,简直是最幸福的人。参加婚礼的时候,新娘子没哭,反而她这个伴娘因为感动,哭得一塌糊涂,差点连隐形眼镜都给哭掉了,谭宗明在一旁不断地递纸,笑她是个小傻瓜,说“咱俩以后结婚的时候,你可别哭了,妆都有点儿花了”。“嘁,谁要嫁给你”,小关一边哭,一遍抽抽搭搭地回应。后来一切都那么顺利,魏诚小朋友顺利出生,一家三口都那么美满,妥妥人生赢家。

 

看看自己,好像也不错。顺利通过了考核,成了正式员工,也有叶子这样一两个和自己比较亲的同事,22楼的邻居都对自己很好。还有一点,小关虽然以前没谈过恋爱,但身为女孩子,她能感受到谭宗明的真心,是真心爱她,珍惜她,想娶她,对她好。于是,在接到安迪新娘捧花的一个星期后,她做出了这辈子最大胆最勇敢的决定,答应了谭宗明的求婚,直接领了证。事后,才跟双方父母打报告。双方的父母也都是知识分子,开明人,虽然生气这先斩后奏的办事方法,但看到两个孩子脸上那真心幸福的笑容,也就不说什么了。在父母眼中,没有什么比孩子开心更重要的事儿啦。本来谭宗明是想大办婚礼,但小关实在低调,老谭害怕小关不自在,也就老老实实听老婆大人的话,两家人一起吃了顿饭,然后请了几个重要朋友,小聚了一下。

 

关关有时候在想,自己当年那个决定真是明智,要不然三年后,两个人分开,还指不定要闹出多大动静呢。

 

后来,关雎尔渐渐明白,人生,根本没有圆满这个说法。魏兄,因为生病,连诚诚两岁生日都没到,就永远离开了,慧极必伤啊。她至今都记着安迪姐那个眼神,不仅仅是伤心痛苦,那是绝望。如果不是还有个孩子和弟弟做为牵绊,安迪也许真的会追随她生命中唯一的温暖而去。年幼的孩子,生病的弟弟,魏兄偌大的公司,安迪是个孤儿,魏渭的父母又去得早,所有的重担都压在安迪一个人身上。身边的这几个朋友都是能帮就帮,老谭直接给安迪批了假,关雎尔整天就带孩子,诚诚其实很好带,不大哭闹,也许小孩也能感知他的妈妈有多么的不易,要替他爸爸来继续守护。

 

小蚯蚓和刘星双双请了假,樊姐和小包总也不旅游了,直接赶回来。女的看孩子,男的打理公司。渐渐地,安迪的精神状态和身体也慢慢缓过来了,大家才都松了一口气。

 

再后来,关雎尔和谭宗明离婚了。没有人知道为什么,两个当事人也什么都没有说。小关没拿谭宗明给她的任何一份财产,一个人,辞了工作,离开了上海,她知道,只要还在上海,谭宗明想找她易如反掌,她不知道再怎样面对他。如果问她,你还爱不爱谭宗明了?可能到现在,关雎尔也不能果断干脆地说声“不”。

 

回到无锡租了一个小房子,过了一个月,关雎尔发现自己怀孕了。呵呵,生活永远比电视剧狗血。两个人之前那么想要个孩子,结果一直没成。说实话,小关不想要这个孩子,目前的状况,自己没有工作,打死也不想回去,也不能回去找谭宗明,也不期待着多少年以后像小说里一样带着孩子和他重聚,现在自顾不暇,根本顾不上这个小东西。看起来很柔弱的关雎尔,其实也相当决绝。可惜,医生说你最近身体太弱,根本不能做流产,你自己都不一定能下了手术台,老老实实回家养着吧。

 

最后,关雎尔红着一双眼回了爸妈家。关妈妈平常那么伶牙俐齿的一个人,一句话也吱声,回到房间里大哭了一顿,就出来给闺女炖汤了,这小脸瘦的,连双下巴都没了。关爸爸赶紧帮忙收拾行李箱,孩子啊,受了委屈,都是要回家的。

 

小蚯蚓只知道关关现在没工作了,正好她和刘星的咖啡厅进了一批美国货,就让小关帮忙翻译翻译。因为电脑有辐射,关爸爸不让用,就让关关手写,然后自己一个字一个字地敲出来。有时候,对着屏幕时间长了,老两口就轮换着来。每当关关看到这个情景,总会回房间掉眼泪,父母那么大年纪了,不能享儿女福,反而操碎了心。

 

似乎能感应到妈妈的不愉快,小家伙也不是很开心,也不消停。关关怀孕期间,就没几天是舒服的,吃了吐,吐了还得继续吃,不停地掉头发,遭了无数的罪。

 

PS: 自己写得都想哭。


评论(39)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