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肉粉丝炉包

【谭关】小段子11. 古代

梅长苏临死前,其实一直有个打算,想让蔺晨入朝,辅佐景琰。但到死他都没有说出这句话,哪怕蔺晨就在他身边,因为他清楚,这个朝堂让蔺晨失去了太多太多……

 

三年前,南楚郡主宇文念亲自拜访琅琊阁,因父亲病重,特备千金,求自己同父异母哥哥的下落。蔺晨心知,萧景睿是梅长苏复仇大计里面的重要一环,现在他的局还未布好,切不可告诉这个郡主,以免让她打乱计划。

 

于是,先给了郡主可以救王爷的灵丹妙药,让他绝对能撑到和儿子见面。千金不要,但需郡主留在琅琊阁当一年学徒,一年期满,立即告知下落。为完成父亲的心愿,宇文念别无他法,只能答应蔺阁主的要求。

 

本来这就是违反琅琊阁规矩的事情,蔺晨心有亏欠,再加之怜香惜玉,就安排郡主负责最轻松的藏书阁,每天几乎没什么活要干,偶尔整理整理顺序,剩余的时间都是自己的。

 

宇文念其实挺喜欢这里的,群山环绕,空气清新,还没有那么多条条框框,好不轻松自在。自己也喜欢读书,藏书阁的涵盖范围之广,令人瞠目。上至典籍孤本,下至话本小说,无所不有,包罗万象。

 

蔺晨虽然经常行走于风月场所,但时日都很短。相处时间最长的女性,其实就是吉婶。琅琊阁本就女眷不多,突然来这么一个郡主,蔺晨肯定是要多花些时日陪佳人了,美其名曰:尽地主之谊,陪她熟悉环境。

 

宇文念渐渐发现,蔺晨看似不务正业,不学无术,其实武功超群,出口成章。最经典的表情就是一字笑,喜欢用气声讲话。唯一的不足,就是有点儿胖,容易饿,但是宽大的身躯可以给人安全感啊。

 

蔺晨渐渐发现,这个郡主挺有趣,能和自己能聊到一块,而且能文能武,虽然都不拔尖,但也算全面发展了。浓眉大眼,皮肤白皙,特别容易脸红,像个红苹果一样,让人忍不住想咬上一口。

 

日久生情,不是假话。两人都心知肚明,郎有情妾有意,只是没有点破那层窗户纸罢了。但还有大把时间,不着急。

 

一年期到,梅长苏飞鸽传书,告诉蔺晨,局已布好,可以告诉宇文念消息了。少阁主有点不高兴,要是长苏的办事效率没那么高就好了,或者,当时应该定一个三年的学制。

 

告诉宇文念之后,她就开始收拾行李了。琅琊阁的人,都知道他俩的事儿,不出意外,宇文姑娘就是以后的阁主夫人了。不错,脾气温柔,待人和善,心地善良,就是配自家这个吊儿郎当的少阁主,有点可惜了。

 

下山之前,像所有的少女一样,念念给了蔺晨一条自己绣的手帕,蔺晨很是喜欢,本想亲亲念念,但遇到心爱的人,行为反而会庄重起来,只是拥抱了一下。少阁主不会承认,他是有点儿“从心”(怂)的。

 

那天,蔺晨一直站在山顶,直到看不见她的踪迹了,才拿出手帕来仔细端详:上面的图案很简单,就是一直圆滚滚的白鸽子,旁边单留一个“念”字。蔺晨不禁感概:“我家媳妇儿就是多才多艺啊,赚大了!”这条手绢他一直贴身带着,并打算等宇文念办完事儿,一起回南楚,直接向王爷提亲。现在得赶紧打听打听老王爷喜欢什么啊,搜罗起来。

 

宇文念没有想到她认亲那天,会是那样的一个场景。当她发现梅长苏用来装丹药的小瓶子,是琅琊阁的物件时,以她的才智,立马就能明白为什么要蔺晨当时要和她定这一年之约。但是,也许蔺晨并不知道这个梅长苏的计划,一切只是巧合,她愿意听他解释,只要他说,她就信。

 

蔺晨虽然帮梅长苏搜集情报,但也不知道他的全部计划。当他听到生日宴整个事情经过之后,就明白念念肯定能想到梅长苏与琅琊阁的关系,弄不好还会责怪、甚至误会自己。有口难辩啊,但是难辨也得解释。当晚立马下山,快马加鞭赶去金陵。

 

宇文念收到家书,父亲又犯旧疾,便和刚刚相认的哥哥,赶回南楚了。

 

可惜啊,蔺晨只晚到了一天,便错过了。本想继续追,但是梅长苏突然犯病,只能留下帮他调理。蔺晨安慰自己:“还有时间,不急。”

 

但是金陵的事情一件接着一件,根本抽不开身。好不容易为了查滑族余孽,去了一趟南楚,但那天恰好宇文念进宫陪皇太后,又错过了。蔺晨不得不返程,长苏还等着这个重要情报呢。蔺晨安慰自己:“还有时间,不急。”

 

再后来,梅长苏成功翻案,但身子已经要垮了。蔺晨又急急忙忙回琅琊阁找药材。

 

突然,大渝入侵,为了防止大渝与楚国联手,梅长苏献计,让萧景琰与楚国联姻。楚国也同意了,也是害怕大渝胜利后,转过头来,乘胜追击,进攻楚国。楚国皇帝肯定不舍得把自己的女儿嫁过去,恰逢郡主到了适婚的年纪,特封为公主,嫁给大梁皇帝。

 

纵然有千般万般的不愿,但宇文念知道,她与蔺晨此生无缘了。每个皇室成员都有义务、有责任为自己的国家牺牲。

 

等蔺晨赶回来的时候,正好赶上萧景琰大婚,还问梅长苏“他不刚娶了皇后吗?”

梅长苏正躺在床上喝药,“这次娶贵妃,为了和大楚结盟。”

 

“哟,那个倒霉姑娘要嫁给萧景琰那个榆木疙瘩啊?”

 

“宇文念。”

 

“哗啦”,梅长苏刚刚递过去的碗,碎了一地。蔺晨就像被点了穴一样,一动不动,神情呆滞。过了一盏茶的功夫,快步离开了房间。

 

看着蔺晨这从来没有过的一系列反应,再回想起宇文念在琅琊阁住过一年,前因后果,立马想通,爬起来去找蔺晨,可门外哪还有那一抹白色的身影呢?

 

以蔺晨的轻功,很快就在皇宫里找到了那间贴满喜字的宫殿,他想闯进去,带她走,天涯海角,哪都行,琅琊阁没有办不到的事情。但生生地停住了脚步,如果这样做了,大梁怎么办?念念的名声怎么办?没有时间了,也来不及了。

 

在萧景琰来之前,他便消失在了皇宫之中。

 

喜帕下的念念,能感应到刚才蔺晨离她很近,可能就在门外。她当然想跟他走,但又不能。走了之后楚国怎么办?琅琊阁的名誉怎么办?

 

算了吧,算了吧!从此庙堂江湖,再无瓜葛。

 

之后,蔺晨再没有提这样事情,只是经常拿出那条手帕来看看。梅长苏每每想提及这件事,还没开口,就被打断。爱情已无法善终,就别再弄丢友情了。蔺晨跟着梅长苏去了战场,当了个亲兵。

 

在梅长苏弥留之际,用尽全部力气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对不起”这三个字。最终,蔺少阁主也没抓住友情。

 

其实蔺晨不怪长苏,因为他并不知道自己和念念的事情。那么怪谁呢?好像谁也不能怪,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责任与迫不得已。如果一定要找个罪魁祸首的话,那就让“命”来当这个替罪羊吧。

 

宇文念在宫里生活得还可以,她从小在王府见惯了明争暗斗,萧景琰的妃子又不多,还能应付过来。并且,她无心争宠,就让她在宫里安安稳稳地老死就满足了。

 

萧景琰经常去宇文念那里坐坐,只因她像极了自己的母妃,不争不抢,总是静静地看书,算是后宫里一抹最淡的色彩了。

 

老阁主去了之后,蔺晨便不再浪迹天涯,回到琅琊阁,安安稳稳地打理起阁里和江左盟大大小小的事务。只有飞流一直陪在他身边,飞流知道蔺晨哥哥不开心,很不开心。那天飞流特意折了一枝梅花,送给蔺晨哥哥,希望他能真心的笑一下。蔺晨扯了扯嘴角,“谢谢小飞流,终于有点儿良心了。”

 

“你,笑。”

 

“我笑了呀,嘴角是上扬的。”

 

“不对,不真心。”

 

蔺晨微微楞了一下,小飞流都看出来了。“小飞流,你知道什么叫哀莫大于心死吗?”

 

“不知道。”

 

“不知道好,不知道好啊。乖孩子,最好永远也不要知道。”

 

后来,听探子汇报,贵妃娘娘生了一个小公主。

 

蔺晨想,女孩好,像念念一样漂亮,不用参与朝堂那些破事儿,安安稳稳地长大,找个好人嫁了,过完这一生。

 

又过了两年,蔺晨收到情报,“贵妃娘娘,去了。本来当年生小公主就伤了身体,再加上常年郁结于心,一场伤寒就给带走了。小公主由为人宽厚的柳皇后抚养。”

 

蔺晨一直觉得那是他经历过的最冷的一天,鹅毛般的大雪下也下不完,太冷了……

 

再后来,到了花甲之年,蔺晨就把琅琊阁交给了一个很有才能的人来打理,自己每日待在藏书阁里看看书,想想过去,盼着黑白无常来收了他,因为活着的每一天都是煎熬。蔺晨真正和宇文念相处的时光,满打满算也就一年的光景,但足够两人用一生来回味。

 

谁也没有料想到,几十年前的那一别,竟是永远。


PS:不定期更新。

评论(35)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