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肉粉丝炉包

从此以后(主:明台×程锦云)【上】

请一定要看清题目再决定是否点开,谢谢。

 

火车站的那个夜晚,是明家人心里永远抹不去的痛。


第二天,明楼让程锦云来家里一趟,在小祠堂磕了三个头,就算是明家的儿媳了。然后给了锦云一个箱子,里面装着点儿明台的衣服,明家的小少爷哪能没有可换的衣服呢?

 

“锦云,组织上安排你坐后天的火车去延安,与明台汇合,到了之后,会再给你们新的任务。你们俩以后好好生活,明台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你多担待。时候也不早了,我让阿诚送你回家,收拾一下行李吧。”

 

“好。”锦云的这声“好”里面,包括了太多太多——有承诺,有决心,有......

 

锦云到了延安之后,顺利见到了明台。

 

“这是大哥他们替你收拾的行李。”

 

明台打开箱子一看,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全家福,照片上的三兄弟意气风发,老老实实地站在大姐身后。接着,把衣服一件一件地拿出来,全都是自己最喜欢的那些款式。但似乎每件衣服都那么沉甸甸的,伸手一摸,凡是口袋,里面都有两根金条。

 

明台猛地起身,紧紧抱住锦云,就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他的身边只有她了。感受到肩膀的湿意,锦云一下一下地抚摸着他的背,在心底给他撑起一座墙。

 

在这里,身边都是自己的同志,无需躲躲闪闪地伪装自己的身份,让两个人长长地松了一口气。没有那么多生死存亡的任务,更多的是平平淡淡的生活。

 

一个是豪门的小少爷,一个是世家的千金女,两个五谷不分的人过日子,吵架是在所难免的,尤其是刚开始的那几年,什么事儿都能吵:做饭是先下葱还是先放姜,被子是铺在床上还是叠起来,拖地之前用不用扫地,睡衣外套是一块洗还是分开洗……

 

两个人都在渐渐摸索着如何做家务、如何生活,也在思考着夫妻相处之道。如果问:吵完了架,一般谁先服软?那么诚实地说,锦云和明台得三七开。因为,正如小少爷所说:听太太的。

 

明台和锦云在延安的这几年,还算安稳。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投降。10月份,锦云生了一对龙凤胎,明台第一次向组织申请,想给大哥二哥写封信,还麻烦有同志去上海的时候,帮忙捎一下。又过了好几个月,兜兜转转,明台和锦云才收到了回信。信的内容很简单:“好!明晓、明暖。”

 

1944年,明诚因公出差,去了一趟儿北平,邂逅了北平分行行长方步廷的外甥女——21岁的谢木兰。方家的掌上明珠对这个已到而立之年的温润男子一见钟情,并开始了穷追猛打、锲而不舍的追夫之路。阿诚很喜欢这个女孩儿,喜欢她在自己身边像小鸟一样叽叽喳喳地讲话,喜欢看她那张有魔力的笑脸,喜欢在她身边那种轻松的感觉。

 

她年轻、漂亮、朝气蓬勃,因为家人的保护,依旧像木兰花一样干净。而自己,配不上她,也似乎不能在这风雨飘摇的乱世中给她搭起一个平稳的窝。

 

最后,还是木兰的父亲谢培东,亲自找他谈了一次话,才让阿诚大胆地接受了这份爱。

 

“我们家姑娘从小被娇纵惯了,我们只希望她能找到一个自己爱的人,好好陪着她,守着她,这就够了。阿诚,你有这个能力。相信你自己,同时也请相信木兰。”

 

1945年9月30日,两人喜结连理,明诚随即去了北平。

 

10月上旬,明楼把明家所有财产转移到了阿诚名下,大哥说了:方家的女婿总不能太寒酸了。尽管如此,据说,明诚还是受了方孟敖和方孟伟这两位妹控的百般刁难。又过了两年,明诚和木兰有了一个女儿,取名“明晴”。

 

10月下旬,38岁的明楼乘飞机前往巴黎,来完成大姐最后的遗愿。从小到大,明楼半点儿不听话:大姐让他待在巴黎,他在最危机的时刻回国;大姐希望他能本本分分当个老师,他参加了最为复杂的党派之争;大姐希望他能早点成个家,他却在年近40一直形单影只……听姐姐的话,去巴黎教书,也许是他能为大姐做的最后一件事了。

 

后来,明楼喜欢上了自己28岁的博士生,关雎尔,一个单纯的姑娘,但却时时刻刻能给自己一种安全感。小关是家里恰巧也是做香水生意的。两人不久就结婚了,还生了一个儿子,取名“明阳”。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从此以后,大上海盛极一时的明公馆,空无一人……


PS:不定期更新。

评论(10)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