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肉粉丝炉包

【安慰couple】甜蜜日常8:碎片

普通人的生活,基本上都是在不断的重复中度过,我们有限的脑容量能记住的,只是一些碎片而已。这些碎片,或甜蜜,或温暖,或悲伤,或心酸……构成了我们凡人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年复一年的生活。

 

碎片一:相片

安迪不喜欢照相,但家里有N本超大的相册,里面几乎全是自己的照片。这些照片有些一看就是抓拍的,例如头发全都竖起来的,坐在飘窗上静静看书的,梳头发的,喝水的,吃面条的,甚至是还躺在床上睡意朦胧的……但毫无疑问,当你看到这些照片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这个摄影师一定很爱安迪。因为只有这样,每一张照片才会那么温暖与明亮。

 

后来,两个人有了小朋友,更多的照片就是关于小宝贝点点滴滴的成长:流口水的,傻呵呵笑的,洗澡时玩小鸭子的,哭着练琴的,主动浇花的,认认真真用胶水粘衣服的……

 

不难发现,相册里几乎没有奇点,除了因为他不会用自拍杆之外,他一般都是那个用心定格瞬间的人。他从不用单反之类很专业的相机,就一个小手机,整天拍拍拍。按时还要把照片导到电脑上,仔细整理一番,新建日期不同的文件夹。

 

如果再仔细翻翻那些相册的话,你会发现里面仔细夹着一张剪报,背景是一个大会议厅,一位男士正在站着说话,而他旁边坐着的女士,正仰头深情凝望着他,眼神中所流露的爱意挡也挡不住。

 

这是一位记者拍的,标题是“这是什么情况?”

 

然后,这就成为魏渭的公司员工在QQ群里深扒老板恋情的重要资源之一。

 

碎片二:大姨妈

安迪的大姨妈,每月来访的时间一直不是很准,这也是为什么安迪深色裤子居多的主要原因。

 

其实,每次姨妈来的时候,只有第一天是最难熬的,百爪挠心的疼最是让人受不了。当年在美国的时候,习惯喝凉水,结果每到这个时候,都要自己一个人弯着腰,从卧室缓慢移动到厨房,烧壶热水。有时候,实在疼的厉害,安迪就凭借女汉子坚强的意志力,熬过去。

 

回到中国,大姨妈的情况也没什么改变,直到遇到奇点。

 

这个男人让安迪第一次体会到一种被宠爱、被呵护的感觉,自己可以不用那么坚强,因为有个值得信赖的人可以为自己遮风挡雨,撑起一片天。

 

安迪听小蚯蚓讲过一个冷笑话,大概是男朋友跟女朋友说了句“多喝热水”,然后他就没有女朋友了。安迪不明白,这个男孩很关心他的小女友啊,怎么还分了呢?

 

她想了想,奇点好像还真没跟自己说过这句话,往往都是把“话语文字”直接转化成“实际行动”。

 

安迪一直觉得奇点有魔法,总是能准确推断出自己姨妈拜访的日子。会提前下班,在家里煮好生姜红糖水,灌好暖水袋等着自己。

 

其实,这个世界上哪有什么魔法呀?最大的魔法就是“爱”——因为把你放在心上了,所以你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那个人都会注意到。

 

碎片三:短裤

安迪和奇点的衣橱里,裤子部分,一水儿的西装裤,偶尔有几条牛仔裤和运动裤,完全没有短裤,更不用说裤衩子了。毕竟两个人的职业摆在那里,穿成那样不得体。

 

诚诚刚刚5岁的时候,奇点给他买了一整套的儿童厨房玩具,里面有各种各样的冰箱、微波炉、烤箱、餐具、厨具……其实买的时候,奇点还担心刀子和剪子会不会伤到小朋友。结果,售货员拿自己的手,使劲儿演示了一番,力证产品的安全性,没有任何尖角,而且也钝到了一定的程度。

 

诚诚超级喜欢这套玩具,所以那天晚上也很配合的没有要求和妈妈一起睡觉觉。奇点打心里感觉,“这套玩具,值啊!”

 

有天晚上,诚诚正坐在父母卧室的羊绒地毯上“做饭饭”呢,奇点还顺便给了他一点洗好的生菜,让孩子自己玩去吧,就算吃了也没事儿,反正生菜是可以生吃的。有了实物,魏诚小朋友更加激动了,用刀子锯啊锯啊也没弄开,就直接用手撕了。但觉得还是不过瘾,用手撕一点没有专业厨师的样子,就果断地拿起了剪刀,结果成功啦啦啦!

 

安迪本来一直在旁边看着他,后来发现儿子自得其乐,根本不理自己,就跑去找老公了。

 

“今天做的什么菜呀?”从背后搂住奇点的腰,还上下摸了摸。都说男人四十会有啤酒肚,自家先生的身材依然是好的没话说。

 

奇点一把抓住了安迪不安分的小爪子,“你要是再这么撩我,咱们儿子今晚就只能喝牛奶了。”

 

“哼,为老不尊。”

 

“很好。”奇点一个转身,把安迪搂进怀里,吻上带有草莓味的嘴唇。

 

正当安迪要透不过气的时候,奇点暂停了这个情意绵绵的深吻,“今天的唇膏是什么牌子的?下次可以多买两支。”

 

安迪刚想回话,结果一下子被抱到了案台上,所有的蔬菜被奇点大手一挥,全部老老实实滚进了水池。

 

唔。奇点的衣服扣子已经松了好几个,安迪的脸颊红扑扑的,头发也有些凌乱了……

 

“哇…爸爸!哇…妈妈!诚诚痛痛!呜呜呜…”

 

孩子的哭声把两个人拉回了现实。

 

跑到卧室一看,满屋的衣服碎片,诚诚还举着一根破了一个小口子的手指。奇点一把抱起哭得稀里哗啦的儿子,“不哭了,怎么了呀?”

 

“我…我…剪刀…嘤嘤嘤…手指疼疼,呜呜,爸爸抱。”

 

安迪赶紧拿来医药箱,沾了碘酒,给孩子消毒,然后贴上小老虎图案的创可贴。

 

处理好伤口之后,奇点把诚诚抱到宝蓝色的小床上,一下一下拍着他。

 

安迪在卧室处理善后工作,结果发现:奇点所有的裤子都被熊孩子剪成了参差不齐的短裤,因为奇点裤子放的位置,诚诚刚好能够着。

 

第二天,夫妇俩做了如下安排:

1. 没有批评魏诚同学,因为这么点儿的孩子,调皮捣蛋是再正常不过了。但是要求把所有的裤子和与之对应的碎片用胶水粘起来,哪怕知道这么做,完全没有意义,但孩子犯了错,就应该让他明白——你需要承担相应的后果。魏诚从日出一直粘到了日落,并且表示,以后要是再碰爸妈的衣橱,就把手给剁了。
2. 奇点临时组建了新的并购小组,目标就是那家玩具公司,“什么破质量?让我儿子受伤了。”
3. 魏总穿着昨天做饭的那一身居家服去了公司,亮瞎了所有员工的眼。
群众问:为什么不现买一条西装裤?
魏总答:我的西装都是定做的。
群众:......不说啦,干活赚钱去了…… 

 

PS:《欢乐颂》的电视剧没看全,书压根没看,可能OOC,可能携带一系列自组CP。

不定期更新。

三个梗分别由 @Jessie落 @*堇年。 @肖阿邦 点,谢谢。

评论(43)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