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肉粉丝炉包

【安慰couple】“甜蜜”日常10:结局

“真美啊!” 安迪不由地发出感叹。

 

年近半百的安迪和奇点相互依偎,在土耳其的热气球上,静静地欣赏着天边云卷云舒。

 

安迪轻轻捶了一下奇点的后背,“你看,听我的没错吧!要不然可就错过这般美景了呢。”

 

奇点的大手一把包住安迪的小拳头,“是是是,听太太的话,有糖吃。”

 

人,虽自诩为万物灵长,但悬浮在这半空之中,上不及天,下不触地,才发现自己真的是太渺小了。

 

魏总脸上还没几条皱纹的时候,年少轻狂,总想着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可俗事缠身,实在是走不开啊。现在好了,孩子也大了,公司也卖了,可以和老伴儿走遍山山水水,看遍花花草草了。

 

突然,热气球急速下坠,奇点的第一反应就是把安迪护在怀里……

 

“奇点!”安迪猛一睁眼。

 

滴滴滴,滴滴滴。闹钟响了,才刚刚六点。

 

安迪披头散发地坐在床上,久久动弹不得,心脏却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似乎要蹦出胸腔。原来这一切都是黄粱一梦——原来在梦里她和奇点有一个孩子,小名叫诚诚;原来在梦里她还是不会做饭,闹了大笑话;原来在梦里她已经和奇点走过了大半辈子……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昨天,以那样的车速来试探奇点,回头想想,是多么的可笑与无聊。若是常人,肯能早就翻脸了,奇点却一直站在楼下,凝望着22楼的窗户。而自己也站在窗边,看着那个小小却顽固的身影,直到凌晨3:27,奇点才驾车离去。

 

两个人都在互相折磨,也不知是在折磨自己,还是在折磨对方。

 

因为那个梦,安迪整个早晨都晕涨涨的,也就没有去跑步了。冲个澡,打开新闻频道,拿出了麦片。

 

“插播一条新闻:我市著名企业家魏渭先生于今天凌晨3:40分左右发生车祸,撞到护栏,当场死亡。据初步调查,是因为疲劳驾驶。今年年初,魏先生还把自己名下5%的股权捐赠给我市黛山福利院。详细情况我台记者会继续跟踪报道……”

 

哗……

 

安迪手里的麦片撒了一地,但她好像什么也听不见了,世界万籁俱寂。

 

当关雎尔在刷手机看到这个消息时,立马给老谭打了电话,“今天安迪姐去上班了吗?”

 

“好像没有,怎么了,小关?”

 

“坏了!”

 

关雎尔都没跟经理说一声,拿起包就往外跑。打开安迪家门的一瞬间,看见的景象就是:一个安静如瓷娃娃般的女人坐在一堆麦片之中,眼神空洞,双目无泪,空气中尽是悲伤的气氛,电视机里还时不时传来新闻播报的声音……

 

安迪把所有想来关心安慰她的朋友都撵出了门,她潜意识里面不愿意别人看到自己狼狈的样子。除了不去上班,整天待在家里,安迪似乎很正常。

 

“叮”门铃响了。

 

“安总,您好。我是魏总的秘书小陈。”说着,小陈递给安迪一个蓝丝绒的精致盒子。

 

“这是警方从魏总的西服口袋里发现的,是一对对戒,其中有一个刻着您的英文名字。我自作主张给您送来了,请、请节哀。”

 

关上门,安迪小心翼翼地打开这个小盒子,里面的白金对戒在灯光的折射下,闪的安迪眼睛酸痛。刹那间,一滴泪就落在了这对戒指上,这是自从听到奇点离世的消息后,安迪的第一滴眼泪。她一抬头,还依然能看见餐桌上奇点留下的房产证等全部身家。

 

安迪倚着门,缓缓蹲下,嚎啕大哭。但不管她流多少眼泪,哭的多么心碎,再也不会有一个男人,拥她入怀,轻声细语地哄着她,温柔地给她擦眼泪了。这几天,她一直在等,等奇点来找她,她想大声地告诉他,“我愿意!我想和你永远在一起。”


她怎么也不相信,他就这么不在了。

 

再后来,安迪的精神状态就不大对劲了,经常对着空气说话: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说,刚才下飞机的第一个电话,是打给我的吗?”

“我想你了。”

“今天带我去哪里吃荤菜啊?”

“魏渭,我爱你。”

 

安迪的情话开关,在一瞬间,被打开了。可惜,那个人再也听不到了。

 

小樊咨询过医生,大夫说,“很明显,这是病人逃避现实的一种表现。如果强制她来看医生,反而会对病情不利,加大其心理负担。”

 

没办法,只有靠安迪自己才能走出来。

 

之前,老谭有次跟小关聊天的时候,预料过这两个人的结局,“他们俩最终不会在一起的。”

 

“为什么呀?”关雎尔一下子就从谭宗明的怀里坐起来,“安迪姐和魏兄那么配,而且魏兄是真心实意地对安迪姐好,瞎子都能看出来。”

 

“两个人都太理性,也太骄傲了。”

 

“我不懂,魏兄已经放下他的骄傲了,而且安迪姐也慢慢打开心扉了呀。”

 

“小傻瓜,你懂什么?”

 

无论如何,谁也没有猜到,两个人的结局,竟是一死一疯。


造化弄人啊!

 

其实,安迪心里明白,奇点死了,是被自己给害死了。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的任性和无理取闹,他就不会等到半夜,也就不会在身心俱累的情况下开车,也就不会......

 

安迪把对戒串在一条项链上,终生戴着,她要等下去,等着自家偶像回来亲自给她戴到无名指上。

 

随后,安迪辞了职,去黛山照顾弟弟,顺便当了个义工,就一直住在当年魏渭住过的房间里。她也从来没有去给魏渭扫过墓,因为他还活着,一直活在自己心中……

 

她的余生,再也没有梦到过奇点,“悠悠生死别经年,魂魄不曾入梦来”。

 

——终

 

 

PS:感谢一路的陪伴,完结,撒花!

《欢乐颂》的电视剧没看全,书压根没看,可能OOC,可能携带一系列自组CP。

此梗由 @Jessie落 点,谢谢。


评论(100)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