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肉粉丝炉包

【二丫夫妇】糖(上):字

丫头一笔清婉的簪花小楷是二爷手把手教出来的。

 

丫头小时候,父亲教她认过字,但后来母亲病逝,父亲既要照顾孩子,又要一个人打理面摊,就没顾得上教女儿写字。所以,七八岁的小丫头只识得一些字,不会写字。

 

后来,一个十二岁左右的哥哥经常来面馆吃阳春面,顺便蘸着茶水,在木质粗糙的桌子上,教小丫头正确的写字笔画。丫头觉着:哥哥认真写字的样子,真好看;哥哥觉着:丫头认真看自己的样子,真可爱。

 

可惜,因为种种原因,青梅竹马的两个人错过了很多年。好在有一根红线早已悄悄缠在两个人的手腕上,命定的缘分让他们最终走在了一起。

 

新婚燕尔的小夫妻自然是时时刻刻腻在一起。年少时未完成的教学任务,现在继续也不晚。二爷擅长行书,更偏向于行楷,游龙走笔间也带着些温润谦和的君子气息,颇具魏晋之风。

 

午后的阳光,似乎总是格外慵懒。

 

二月红喜欢从身后环抱住丫头,嗅着她带有简简单单皂角清香的长发,大手握着她的小手,提腕写下一个个方块字。时不时在丫头耳边说几句话,看着她的小脸渐渐升温,一点点变红。他反而会“得寸进尺”,趁小娇妻不注意,偷偷亲上一口,听她叫一声软绵绵的“二爷”,带点儿生气,带点儿娇嗔。每到这时,二月红嘴角的笑意反而会更加明显。爱一个人,就总想去逗逗她,观察她脸上那千变万化的小表情。

 

二月红这辈子写得最好、最有神韵的两个字,是“丫头”。他也不知为何,每次落笔写这两个字的时候,心中总会特别柔软与温暖。二月红这辈子最喜欢的一句诗,是“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也许很多人会认为,身为男子,喜欢这样一句诗,未免不够大气,少了些许七尺男儿应有的豪云壮志。但对二月红而言,这就是他今生最大的梦想。

 

丫头有一个好老师倾囊相授,再加之自己勤奋努力,时常临摹一些簪花小楷的字帖,毛笔字写得越来越漂亮,字如其人。

 

每当丫头下午要出门,总会在桌子上给二爷留一张字条,哪怕知道他一进家门,管家就会向他汇报,但她依旧执着与此,就像是两个小孩儿独有的小乐趣。

 

但哪怕留了字条,二爷回家的第一句话永远是:“夫人呢?”

 

每每丫头回家的时候,纸条就不在桌子上了。她不问,他不说。可她知道,他一定看到了,这就够了。这份没来由的信任感,许多人可能终其一生也体会不到。

 

多年后,六岁的红府千金小姐在父亲书房练字的时候,调皮捣蛋,东翻翻,西戳戳。结果,打碎了父亲珍藏已久的宋朝汝窑瓷瓶,却意外发现了很多很多小纸条。纸条很简单,往往只有两三句话。

“二爷,我下午去买点儿新布料,勿念。”

“二爷,我今天想亲自去采购食材,顺便买点儿点心,别担心。”

“二爷,我和新月出去游湖了,傍晚就回。”

……

 

小姑娘知道闯了祸,可大哥二哥不在家,没人帮忙顶罪,只好立马颠颠地跑去院子里,找父亲承认错误。

 

二月红本来在院子里修剪海棠花的枝丫,一转身就看见自家宝贝站在后面,穿着当下最时髦的淡紫色盘扣小旗袍,拉着自己的衣角,低着头,小声嗫喏道,“爸爸,我错了,我、我把你喜欢的瓷瓶打碎了。”

 

二月红无奈地笑笑,把花剪放在石桌上,弯下腰,左手抱起小女儿,右手食指点了点她的小鼻子,“你啊,真是一刻也安生不下来!”

 

“爸爸!爸爸!”

 

小姑娘娇俏的声音让堂堂二爷丝毫招架不住,只能轻轻拍拍她的小屁股。“没扎着手吧?”

 

“没有。爸爸,妍儿知错了,原谅我吧。”两只小手紧紧搂住父亲的脖子,“爸爸,我发现了好多小纸条,不过有好多字,妍儿还不认识。那上面说了些什么呀?”

 

二月红亲了亲小丫头肉嘟嘟的脸颊,“那些啊,是爸爸妈妈的小秘密。走,咱们再去找个新瓶子把它们装起来,好不好?”

 

“好!”小丫头一听,好像蛮有意思的,两只小肉手不停地拍手表示赞同。

 

“不过你得答应爸爸,不能告诉妈妈这些小纸条藏在哪儿了,好不好?就当作咱们父女俩的秘密。”

 

“没问题,我一定不告诉妈妈,咱们拉钩。”小手拉着大手,拇指相对,郑重地盖了一个章。

 

“不告诉我什么呀?”丫头端着热乎乎的奶糕和年糕,从厨房里款款而来。

 

“不能说,那是我和爸爸的小秘密。”小姑娘挺起胸脯,大声说道。

 

二爷摇了摇头,满脸的无可奈何。要是再大点儿声,全府上下就都知道咱俩有个秘密了。

 

丫头忍着笑,“啊?这样的话,你就不能吃妈妈做的点心了。”

 

小姑娘的表情瞬间就纠结起来了,黑溜溜的大眼睛转来转去,看看妈妈,看看点心,再看看爸爸。一咬牙,满脸坚决,“妈妈,我不能告诉你,我答应爸爸了。”

 

夫妻俩看着妍儿一系列的神态变化,笑得一脸慈爱。

 

“丫头,”二月红拉起丫头的手,“我先去书房,看看妍儿的字写得怎么样了。你看看为夫修的花,夫人是否满意啊?”

 

丫头放下糕点,拿起剪刀,仔仔细细地端详着这些粉嫩的海棠花。二月红抱着妍儿往书房走,要去清理“案发现场”了。

 

一阵微风袭来,裹挟着淡淡的花香和糕点的丝丝甜味儿。

 

妍儿趴在父亲的耳边悄悄说道:“爸爸,我还是想吃奶糕,过会儿,你帮我从妈妈的盘子里盗一点儿吧。”

 

 

PS:

1. 文章的主旨就是题目:糖!

2. 原著和电视剧都只看过二丫夫妇的部分,如果out of character,那么恩爱是二丫的,ooc是炉包的。

3. 原著他俩是有三个儿子,但我私心认为,那么温柔的两个人,那么温馨的家庭,要是有个活泼可爱的小女儿就更好了,二爷妥妥的女儿奴。

4. 发现了一个规律,不管我站不站官配,萌的都是冷CP,所以: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5. 不定期更新。


评论(23)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