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肉粉丝炉包

【深男】情深难移(二)

跟所有女人一样,李小男一进衣店就根本停不下来,试完了这件试那件,穿完了粉的穿黄的,换了长裙换短裙。

 

跟所有男人一样,陈深一进衣店就找了把椅子坐下来休息,看着李小男像只花蝴蝶一样,穿梭在各式各样的衣服中间。

 

就在陈深都快睡着的时候,李小男大声地喊他,“陈深,你觉得这件怎么样?”

 

陈深迷迷糊糊一睁眼,就看见李小男穿着一身玫红色蕾丝包边长裙,站在自己面前,用热切的目光盯着自己,潜台词就是,“赶紧夸夸我。”

 

“她的美艳确实是她做演员的资本”,这是陈深的内心想法。然而,陈大队长似乎就喜欢和李小男斗嘴抬杠,看她炸毛的样子,所以,他实际说出来的话是,“还行吧。看好了?那我去付钱了,困死了。”陈深站起来,伸了个懒腰,转身就要往柜台那边走。

 

果不其然,他一转身,就听见身后李小男炸了毛的声音,“你能不能认真点儿啊?这可是我第一次正式去见家长,我……”

 

“你打住,是我嫂子请你去的,又不是我让你去的。”

 

“我不管,反正是第一次见长辈,一定不能出错。”

 

“女人啊,真麻烦。你到底买不买这一件啊?”

 

李小男过了三秒钟,伸出手,做了一个“停”的动作,“下周二的生日宴,你嫂子才是主角,我穿这个颜色,是不是有点儿喧宾夺主呀?”

 

“哟,李小男,考虑问题还挺仔细的嘛,有进步。”

 

李小男一挺胸,一抬头,“那当然啦,也不看看我是谁女朋友。”

 

陈深刚要开始反驳,就被她打断了,“再等我一下,我去换一件颜色得体的。”

 

陈深扶额,这一换,还指不定要多长时间呢,唉!女人啊!

 

等他们买好衣服从店里面出来,太阳都下班回家了。

 

“陈深,咱们现在去哪儿啊?”

 

“各回各家,早知道女人买衣服这么麻烦,就不陪你来了。”

 

“哦?这说明,你是第一次陪女人买衣服,对吧?”李小男一只手搭在陈深肩上,歪着头,笑问道。

 

“这不是重点。”

 

“对我来说,这个才是重点。”

 

“不是重点!”

 

“是重点!”

 

…………

 

在路人眼里,这就是一对儿吵吵闹闹的小情侣。

 

两个人边走边闹,李小男一抬头,刚好看见了一家唱片店,二话不说,拉着陈深的胳膊就往里走。

 

“我不能空手去啊,得给你嫂子买礼物。我想啊,你嫂子真的是什么也不缺,我就打算给她买张唱片。”

 

“周璇的?”

 

“才不是咧。嫂子那么优雅的一个人,唱片也一定得有这个特质。你帮我选选,是小提琴的,还是钢琴的?是琵琶的,还是二胡的?你嫂子有没有什么特别喜欢的音乐啊?”

 

陈深看着这个弯着腰,一脸认真选唱片的李小男,调笑道,“李小男,就是四个人吃个饭,你用不用这么紧张?你这个心理素质,在片场,肯定不能一条过吧!”

 

“陈深,你不损我,是不是就不能活了?说正经的,选哪一张?”李小男现在真的是满脸纠结。

 

陈深想着老毕家里好像已经有架钢琴了,所以就选了那张小提琴的唱片,准备结账了。

 

“等一下!”

 

“大小姐,又怎么了?”陪她逛了一天,连口饭都没吃上。

 

“这个我要自己付钱,是我给兰芝姐的礼物。”

 

两个人从唱片店出来的时候,月亮都露脸了。说实话,逛了一天,两个人都累了。但陈深还是把李小男送回了家。一打开门,李小男就踢掉高跟鞋,赤着脚往厨房走。

 

“你坐两分钟吧,我把剩菜一热,凑合着吃口吧。”

 

“李小男,我好歹也是客人,就招呼我吃剩菜啊?”

 

“你是我男朋友,算哪门子客人啊?”

 

陈深也乏了,就没跟她犟,把拖鞋给她拿到厨房去之后,就在沙发上躺着了。

 

十分钟左右,李小男就把热好的剩饭端上桌了。剩米饭、剩西红柿炒蛋、剩红烧茄子、剩麻辣豆腐,还有两碗剩鸡汤。

 

两个人都饿了,也没管是不是剩饭,吃得有滋有味,全部光盘。

 

李小男打了个饱嗝,“真好,有了你的帮助,剩饭都吃完了。”

 

“合着我就是个剩饭垃圾桶,还有,你能不能注意点儿形象。”

 

李小男没接话,而是拿出了两支烟,给自己和陈深点上,两个人都只是静静地抽着,没一会儿,屋子里就烟云缭绕了。

 

其实,他们心里都明白,这年头,这种工作,这样的环境,能安安稳稳吃个剩饭,已经是一种幸福了。

 

一转眼儿,刘兰芝的生日就到了,老毕提早下了班,亲自去取生日蛋糕;陈深也早走了一会儿,去行动处的公寓楼接李小男。

 

李小男早早就打扮好了,到楼底下等陈深。美丽的女孩,总是会让人多看两眼,就是李小男上车的功夫,陈深就发现了至少有六个男人,两个女人,三个小孩,朝这边投来了目光。

 

“下次,你在上面等着就行了。天还冷呢。”陈深也不知道自己怎么突然冒出这句话来了。

 

“没事儿,这样节约时间,省得你再爬楼梯。”李小男朝陈深那边转了转身子,双手托脸,“怎么样?淑女吧。”

 

一身天蓝色收腰长裙的李小男,的确有几分大家闺秀的感觉,淡粉色的口红又有些少女气息。似乎,还不错。当然了,这话,陈深是打死都不会说出口的。

 

刘兰芝一开门,就看见了这样一对璧人站在门口,小男还挽着陈深的胳膊,刘兰芝的嘴角,简直都要到耳朵根了。

 

“兰芝姐,祝您生日快乐,永远美丽。这是给您准备的小礼物,希望您喜欢。”李小男难得这么乖巧地笑着。

 

“哎呦呦,真是好孩子,让你破费了,这个礼物真好,我很喜欢。快进来,快进来。”

 

“嫂子,我也是个大活人,从进门到现在,你就压根没看过我一眼。”

 

“忠良,你看看,三十岁的人了,还跟个孩子似的。”

 

一顿饭下来,也算是和和美美的,刘兰芝是越看越喜欢小男,长得漂亮,是个有福气的样子,性格也好,和陈深真的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瞧,今天两个人衣服的颜色都那么搭,都是蓝色系的。好啊,等着陈深结婚了,一桩大心事也就可以放下了。

 

毕忠良感觉,这个李小男也就是个大大咧咧的盐城姑娘,没什么心眼,通过她看陈深的眼神,不难发现,她是真的很喜欢陈深。不过,还是要派刘二宝再仔细查查她的底细,她的家里人。

 

晚饭过后,李小男和刘兰芝在沙发上聊着天,陈深和毕忠良在饭桌上继续用瓦格斯和红酒碰杯。

 

陈深一抬头,发现已经七点多了。“老毕,我们先走了。”

 

“这么早?”

 

“今天嫂子生日,你们俩好好过个二人世界。你们俩也不老,老毕,你再加把油,我还想再要个小侄女呢。”陈深一如既往,吊儿郎当地站着。

 

毕忠良走到陈深旁边,装模作样打了他肩膀一拳,“小赤佬,还没喝酒呢,就开始说胡话了。”

 

“小男,走啦。嫂子,我和她先走了。”

 

“这么早?”

“这么早?”

 

两个女人异口同声地说道。看来啊,喜欢拉呱是女人的天性。

 

陈深把李小男拉起来,在她耳边悄声说了几句,李小男立马拿起包,“兰芝姐,我们就先走了,不打扰您和毕处长了。”

 

“这俩孩子,有什么不能让嫂子知道的?”

 

毕忠良走过来,揽住刘兰芝的肩膀,“好啦,让人家小年轻们自己去玩吧,你就别操心了。”

 

刘兰芝打了一下毕忠良的手,“我能不操心吗?我是他们的嫂子。哦,对了,小男,别叫我‘兰芝姐’了,你要是不嫌弃,就跟我们家陈深一样,叫我声‘嫂子’吧。”

 

“哎,嫂子。”

 

陈深觉得,李小男的这一声,似乎特别甜,绝对不压于周璇的嗓音。她要是转行去当歌手,似乎也不差。

 

“老毕,我们走了,你自己把握机会。”

 

“路上小心啊。”刘兰芝挥了挥手,“常过来。”

 

关上门之后,刘兰芝转过头来问道,“什么机会啊?”

 

毕忠良拉着刘兰芝的手,往客厅里面走,“陈深那小子满口胡柴,你又不是不知道。好了,拆礼物吧。”

 

屋外,李小男和陈深自由自在地走在大街上。

 

“本来觉得那个毕处长可能是个特别厉害、特别严肃的人,没想到,是个标准的老婆奴,哈哈哈。”

 

陈深一手插在裤兜里,另一只手提着一个纸袋子,慢慢悠悠地朝着有亮光的地方走着,看着李小男在大马路上笑得肆无忌惮。

 

“呐,”陈深把提袋子的那只手伸到李小男面前,若无其事地说,“补给你的生日礼物。”

 

李小男好像一下子愣住了,半天没去接那个纸袋子。两个人就这样大眼瞪大眼,对视了好半天。

 

“怎么?不要算了。”陈深刚想撤手,李小男一把抓住了那个袋子。打开一看,里面有两件东西:一件,是那天她在衣店一开始选好的那件玫红色连衣裙;另一件,是周璇的最新唱片。

 

李小男心想,明明刚才晚饭的时候,滴酒未沾,但怎么却有种醉了的感觉呢?自己如同野草一样飘飘摇摇活了二十五年,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开始给这株野草浇水、挡风了,一切似乎都处在朦胧之中,好不真实。直到一阵风吹过,好似把迷雾都吹散了,把李小男也吹醒了。

 

陈深也一动不动,看着李小男慢慢出神儿,慢慢回神儿,慢慢抬起双眸,走到自己面前,踮起脚,轻轻吻了一下自己的脸颊,就像羽毛划过一般,痒痒的。在自己耳边柔声说道,“陈深,谢谢你。”

 

这一刻,月光如水。

PS:不定期更新

评论(22)

热度(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