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肉粉丝炉包

【深男】情深难移(三)

那晚之后,两个人似乎都很默契的没有提那个吻,但他们俩人也清楚,彼此都没有忘记。

 

陈深和李小男还是像往常一样,你追我赶,你找我躲,吵吵闹闹。

 

这天,李小男又来给陈深送中午饭。陈深开门的时候,依旧是一脸嫌弃的表情,但李小男并不在意,自顾自地往里走,把餐盒一层一层地摆到桌子上,当然,也就错过了陈深关门的时候,脸上止不住的笑意。

 

李小男的脑子里,好像从来没有“食不言”这个概念。嘴里还一边嚼着饭,一边跟陈深说着片场的趣事,比如:导演的绯闻,女明星的明争暗斗,当然了,最重要的还是她自己有演了多少场戏,说了多少句台词……说到激动处,还呛了口饭,不停地咳嗽。陈深赶紧放下筷子,给她倒了杯凉白开,拍着她的背,给她顺顺气。

 

“李小男,我说你能不能有一分钟是安静的啊?哪个女孩子吃饭像你这么聒噪啊?还吃成这个德行!啧啧啧。”陈队长十分无奈地摇了摇头。

 

“我……咳咳咳…”李小男刚想反驳,奈何咳嗽那股劲儿还没过去,只好暂时作罢,但还是狠狠地瞪了陈深一眼,潜台词就是:你给我等着!

 

吃完饭,李小男舒舒服服地坐在陈深办公桌后面的大椅子上,眯着眼,打着饱嗝,“陈深,你去把碗洗了吧。”这,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祈使句。

 

“为什么呀?”正在收拾鱼刺和鸡骨头的陈深,停下了手里的一切工作。

 

“家务是需要分担的,不能都让太太一个做,你要当一个宠老婆的好丈夫,多跟毕处长取取经。你看,今天这饭是我做的,而且我还送来了,让你刷个碗,还亏了不成?”

 

“当然亏啦,我又没请姑奶奶你帮我送饭,是你自己主动来的,好不好?”

 

李小男稍微睁了睁眼,“就问你一句,这饭你吃了没?”

 

“我……”陈深也有哑口无言的时候,只不过好像都是在李小男面前。

 

于是,行动处所有人都知道,今天中午陈队长黑着脸,在卫生间刷了一摞饭盒。

 

等着陈深回来的时候,李小男已经留着哈喇子,睡的天昏地暗了。陈深叹了口气 ,小声说了句,“真是败给你了。”然后,认命地把李小男抱到沙发上,给她脱了鞋,盖上了自己的西服外套。

 

陈深觉得,李小男真的很轻,吃那么多也不长胖,气死人了!还有,她的洗发水,味道挺好闻的,让自己有…有…有种很安心的感觉。等着她睡起来,得问问她,是什么牌子的。

 

李小男这午觉睡的,直接睡到了陈深下班。要不是陈深把她叫起来,她绝对能睡到第二天。

 

“李小男,起来了。”陈深弯着腰,拍拍她的肩膀。

 

“嗯~~~”似乎被人扰了清梦,李小男皱了皱眉,朝里面翻了个身继续睡。

 

陈深无奈,蹲在沙发傍边,“李小男,我下班了,你要睡回家睡。你白天干了什么呀?累成这熊样!”

 

这次,回应他的,只有李小男轻微的鼾声。

 

陈深突然心生一计,拿着李小男的一撮头发上,去扫她的耳朵,果然,没过半分钟,李小男就非常不情愿地睁开了她那双大眼睛,用手撑着身体坐起来,嘟着嘴,“陈深,你还能再讨厌点儿吗?打扰别人睡觉是很不礼貌的。”一个三百六十度的白眼直接朝陈深射去。

 

“大小姐,咱能不能讲点儿道理啊?你已经睡了一个下午了,我没把你撵走,已经很礼貌了,好不好?你晓得伐?”

 

“我梦见你跟我求婚了,我刚要答应呢,就让你给弄醒了,都怪你!”李小男说着话,拳头就不停地往陈深身上打招呼。

 

李小男到底是个女孩子,力气小,再加上她又刚刚睡醒,浑身软绵绵的,这拳头,就跟雨点儿一样,陈深也就干脆没躲。

 

“你应该感谢我,像这种只能在梦里发生的事儿,做了也是白做。省得你醒了之后,徒增伤感。”

 

李小男下巴一抬,“你怎么说话呢?什么叫‘只能在梦中发生的事儿’,你可是亲口说过要娶我的。”

 

“男人的醉话不能信。”

 

“酒后吐真言,最应该相信了。”

 

陈深不再继续跟她耍嘴皮子,拿起她身上的外套,拎着饭盒,“走吧,我要锁门了。”

 

今天下午,所有去过陈队长办公室的人,看到的第一个动作就是:陈深把右手食指放在嘴唇上;听到的第一句话就是:嘘,小点声。

 

两个人走在大马路上,傍晚时分的街道,似乎格外热闹。下班回家的、买菜的、接孩子的、出来玩的、下馆子的……每个人的生活,既相似,又不同。这是座神奇的城市,不管外面的世界发生了怎样天翻地覆的变化,上海,似乎始终保持着自己的样子。至少,表面上看起来是这样的。

 

“对了,陈深,我明天跟嫂子约好了,要去趟儿孤儿院,中午就不给你送饭了。”

 

“孤儿院?”

 

 

PS:

1. 在《麻雀》这本书里,我站“深男”;在《麻雀》这部剧里,我站“深男”、“唐柳”、“良芝”、“扁朱”。这几对,也应该会陆陆续续,作为次要人物出现在《情深男移》中,当然啦,也绝对少不了苏三省。
2. 不定期更新 

评论(26)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