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肉粉丝炉包

【深男】情深难移(四)

刘兰芝约李小男一起去孤儿院的那天,真是难得的好天气,前一晚下了一场暴雨,冲刷了空气的污浊;道路虽然还有些湿滑,但同时也泛出了青草的芳香。

 

刘兰芝一出门,就看见李小男穿着亮黄色的小洋装,像个洋娃娃一样,站在院子里等着她。

 

“小男,你这孩子哟,到了怎么不进来呢?”

 

“嫂子,没事儿,我就刚来了两分钟,就两分钟。”

 

“好啦,不说你了。下次你再这样,我可是要打你手板的。”

 

李小男笑着走上前去,挽住刘兰芝的胳膊,“我知道,嫂子才不舍得打我呢,嘻嘻。”

 

刘兰芝点了点李小男的小鼻子,“你这个小丫头,跟我们家陈深一样,机灵的很呢。”

 

刘兰芝和李小男坐上了毕忠良的那辆天蓝色小轿车。毕忠良吩咐了,刘二宝今天不用去处里了,当一天专职司机,保证夫人和李小姐的安全。

 

“嫂子,毕处长真的好体贴,把车都给咱们了,他怎么上班呀?”

 

刘兰芝拍拍李小男的手,“你放心吧,他今天自己开着处里的车呢,不会累着的。小男,我们家陈深肯定会对你更好的,他要是欺负你,嫂子打他。”

 

听到这么可爱的话,李小男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对了,小男,我看你提了个箱子,里面装着什么呀?”

 

“哦,这个呀,我叫它‘百宝箱’,里面有一些我做的小点心,各种各样的,想给小朋友们分一分。”

 

“我们家陈深啊,真是好福气。”刘兰芝笑得鱼尾纹都出来了,“小男心灵手巧,而且还那么善良。他呀,真的是捡着宝了。”

 

李小男难得有点儿害羞,不知道怎么接话。干脆就撒娇起来,抱着刘兰芝的胳膊,像个小孩子一样靠在她的肩膀上。

 

一时间,车厢里面特别安静。

 

刘兰芝心想,如果妞妞还活着,也会这样靠在我身上吧;李小男闭着眼睛,假如姐姐还活着,也会这样让我依靠吧。

 

战争,带走了我们太多的东西。

 

到了孤儿院,两个人还没坐下喘口气呢,就看见一个小男孩一瘸一拐费力地跑过来,紧紧抱住李小男的腿。

 

刘兰芝十分惊奇,“小男,这是皮皮,陈深喜欢这个孩子喜欢的不得了,就跟干儿子似的。小家伙怕生,没想到第一次见你,就和你这么亲,缘分啊。”

 

李小男缓缓蹲下身子,眼圈红红的,努力抑制住自己颤抖的声音,“你叫皮皮啊,真好听。”李小男轻轻摸了摸皮皮的小脸,皮皮一直抓着李小男的裙角,不放手。李小男就这样呆呆地看着皮皮,一动不动。

 

“小男?小男?”

 

“啊?”李小男突然回神,听到刘兰芝在叫自己。“嫂子,我刚才走神儿了,”李小男仰起头看着刘兰芝,“我在想啊,我和陈深真是有缘分,他喜欢的小孩子,我也特别喜欢,真好。”

 

刘兰芝笑了笑,“我的傻妹妹,早就说了,你们俩最配了。好了,咱们先进去,你不是还要分点心吗。”

 

皮皮一手拉着刘兰芝,一手拉着李小男,慢慢地往里面走去。

 

小男做的点心,小朋友们都很喜欢吃,但因为数量有限,每人只有一块。小男其实也是有私心的,偷偷地又给了皮皮一块,还帮他挡着,让他赶紧吃。

 

刘兰芝在远处看着这一幕,感觉特别温馨,一大一小两个人儿,都笑得那么灿烂,哪怕身处乱世,也丝毫不会影响他们的心情。

 

李小男陪皮皮疯玩了一上午,直到刘兰芝叫他们俩,两个人才坐下来擦擦汗,歇一歇。

 

李小男的眼睛基本上就没离开过这个孩子。“皮皮,这个送给你,它叫‘百宝箱’,你可以把自己的宝贝都放进来,这样就不会丢了。”

 

话刚一说完,皮皮一溜烟就不见了,往教堂里面跑。

 

李小男刚想跟过去,刘兰芝就把她拉住了,“这孩子,八成是回去拿他的那些宝贝了,一会儿就回来了。”刘兰芝叹了口气,“可惜啊,这个孩子是个哑巴,腿还不大好。”

 

李小男特别认真地看着刘兰芝,“皮皮不是哑巴,他只是自己不想说话罢了。他的腿会慢慢好的,肯定能像其他小朋友那样蹦蹦跳跳。一切都会好的”

 

刘兰芝听了这番话,这越发地喜欢李小男了。这年头,心思这么纯净的女孩子,已经很少了。

 

不一会儿,皮皮就把他的那些宝贝都抱来了,有几本小人书、有几张糖纸、还有一副早已不全的象棋。

 

李小男拿着一个象棋,愣了神。

 

“小男想学象棋吗?我们家陈深也会的,等着让他教你。”

 

“嫂子,你知道吗?”李小男盯着这个已经很旧的象棋,手指来回摩挲,“我爸爸特别喜欢下棋,感觉他什么棋都会。他教我姐姐象棋,教我围棋。可惜,我小时特别淘气,根本坐不住,也就没好好学,结果想学的时候,他们都不在了。”

 

刘兰芝明白,小男这是想起伤心往事了。她没有说话,只是一下一下摸着她的背,静静陪着她。

 

后来,刘兰芝有些乏了,两个人就上车,打算回家了。

 

突然间,车速变得很快,刘二宝紧张地说:“刹车坏了!”

 

“刹车坏了?这可怎么办呀?”刘兰芝急得都快哭了,紧紧抓住李小男的手。

 

“嫂子,没事儿的,没事儿。”李小男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这个时候,千万不能慌。

 

李小男打开车窗,耳边的风呼啸而过,路面上还有些积水。不行,再这么开下去,迟早会出事儿。

 

“刘二宝,右打方向盘,往树上撞!”

 

“什么?”刘二宝和刘兰芝纷纷惊呼。

 

“你快点啊!再不撞就来不及了!先得让车停住!”豆大的汗珠从李小男的额头上低落,她的声音却非常稳。

 

“快撞啊!快!”

 

刘二宝也害怕,再这样下去,弄不好三个人真的必死无疑,往树上撞、停住车,可能还有一线生机。

 

“嫂子,不害怕,咱们仨都不会有事儿的。坐稳了,抓好扶手。”李小男嘴里一直重复这句话,给嫂子、给刘二宝、给自己安心。

 

“嘭!”

 

“头儿,你怎么了?写着写着字,钢笔都能掉地上。”扁头在陈深的办公室,相当自在地嗑着瓜子。

 

 “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就你话多。”陈深皱着眉,“说吧,你还有什么事儿。”

 

“嘿嘿,那个什么,那个,我想个朱珠买个礼物。”扁头靠在陈深的桌子上,低着头,小声说道。

 

陈深从抽屉里拿出一摞钱,“给人家姑娘买个拿得上台面的礼物,别丢了我的脸。”

 

“哎,哎,哎。”扁头咧着嘴,笑得连后槽牙都快露出来了。“头儿 ,不打扰你了,我先撤了。”

 

陈深盖上笔帽,“撤吧。”

 

他看了看表,虽然还没到下班的点,但也快了,那自己也先撤了吧。李小男上次不是说要去孤儿院,也不知道怎么样了,今天就去看看大小姐吧。


PS:不定期更新

评论(20)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