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肉粉丝炉包

【深男】情深难移(六)

医生一从手术室出来,陈深“腾”的一下站起来,结果因为一动不动坐的时间太长,双腿早就麻了,直接跪到地上,还是护士把他扶起来的。

 

“医生,我家小男怎么样了?”

 

“陈队长放心,李小姐没什么大碍了。”

 

听到这句话,陈深才感觉自己活了过来。

 

“李小姐胳膊和腿上都有些擦伤,我们已经处理过了。唯一有些严重的,就是额头被玻璃划伤了,缝了三针,但好在受伤位置离头发很近,拆线之后,应该看不大出来,不影响相貌的。”

 

说实话,这些陈深都不关心,就算破了相也是他陈深的李小男。破相了正好,还不用整天辛辛苦苦出去当个十八流小演员,可以老老实实地待在家里面了。“那她醒了吗?我可以进去看看她吗?”

 

“目前李小姐还没醒,过度惊吓再加之劳累,可能一时半会儿醒不过来,不过明天应该就没问题了。”

 

“谢谢医生,太感谢您了。”

 

“没事儿,职责所在。”

 

陈深长舒了一口气,一回头就看见老毕坐着椅子上不停地搓手。

 

“老毕,你不用担心,嫂子肯定会没事儿的。”陈深拍拍老毕的肩膀,安慰他。

 

陈深话音刚落,手术室的门再一次被打开。“谁是刘兰芝的家属?”

 

“我是!我是!我是她丈夫。大夫,我太太怎么样了?”

 

“先恭喜你啊,毕处长。”

 

毕忠良和陈深皆是一愣,这是几个意思?

 

“毕太太怀孕了,已经两个月了。这次的车祸,毕太太没受什么外伤,只是巨大的冲击让胎儿不大稳定。孕妇年龄也不小了,出院后,得卧床休息一个月,不能过度操劳费神。”

 

医生说完了话之后,毕忠良什么反应也没有,还是陈深说了句谢谢,亲自把医生送走了。

 

“老毕,可以啊。老当益壮,不错嘛。再过八个月,我可就要当叔叔了。”陈深又恢复了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随手拍了一下毕忠良后背。

 

这一拍,毕忠良终于回神儿了,随后,就露出了八颗牙齿。边朝病房走,边碎碎念着,“我要当爸爸了,我又要当爸爸了。兰芝,太好了,我们的妞妞回来了。”

 

这一刻,陈深是真的为老毕和嫂子高兴。

 

太阳公公休息了一晚上,又打卡上班了。

 

阳光透过玻璃,洒在李小男的病床上,把她的被子晒得暖暖和和。这是第一次,陈深对医院有了些好感。

 

高级病房501,陈深已经一晚上没合眼了。他坐在床旁的凳子上,握着李小男没打吊瓶的那只小手,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她的睡颜,陈深特别满足。他享受这一刻的宁静与安逸,但他更希望李小男赶紧好起来,继续聒噪。

 

李小男慢慢地张开眼,第一眼见到的就是有些邋遢的陈深。

 

看着李小男睁眼,陈深仿佛真的听到了花开的声音。陈深想,李小男这个小妖精,眼睛里绝对有魔法,要不然自己怎么会甘愿沉溺其中,不能自拔呢?

 

“陈深,我渴。”她的声音干干的。

 

陈深倒了一杯水,李小男刚想撑着胳膊起来,就被陈深按在床上了,“医生说你还很虚弱。你啊,给我安分点儿。”

 

陈深坐在板凳上,拿了根棉签,沾了水,然后给李小男润嘴唇。

 

“你是陈深吗?”

 

“问什么傻话呢?不是陈深,难道是陈浅?”

 

李小男笑了,“现在可以确定,你是我的陈深了。刚才啊,你太温柔了,我都有点儿害怕,有点儿陌生了。”

 

陈深放下水杯,低下头,忽然感觉很羞愧。这么些年,他的温柔似乎都给了百乐门的莺莺燕燕,而一直陪在他身边的李小男,他总是不给好脸色,各种嫌弃她、躲着她、怼她、欺负她。

 

陈深自嘲地笑了笑,原来自己是这么的有恃无恐!

 

这次的车祸事件,狠狠地给了自己一个教训:有些人,如果你一直不知道珍惜,老天爷是会没收这份恩典的,把她从你身边带走。

 

陈深自己喝了好几口水,给自己打打气。他决定了。

 

“小男,跟你说件事儿。”

 

“行,你说吧。”李小男漫不经心地应答着。

 

“李小男,我说你经历了这么大的事故,怎么声音还是这么没心没肺啊?”

 

“我这不没死呢。对了,嫂子怎么样了?”

 

“你先打住,嫂子没事儿,等会儿再跟你细说。你先听我说。”

 

李小男一挑眉,“说吧。”

 

“小男,从昨天晚上到现在,我想了很多。我不是个好人,除了剃头也没什么别的本事。我也没大有责任心,整天在米高梅拈花惹草。混了个队长,也全都是凭老毕照顾我。队里的兄弟们查了,老毕那辆车被人动了手脚,剪了刹车线。他们的目标是老毕,只是没想到你和嫂子坐了这辆车。明天,他们的目标可能就是我。所以说,跟着我,是没有安生日子过的,你懂吧?”

 

与其说这是在跟小男讲话,倒不如说,更像是陈深的自言自语。

 

李小男打断了他的话,“陈深!”她哭了,“你别说了!”就算她再傻,也已经可以料想到陈深接下来要说什么了,更何况她半点儿也不傻。

 

他要把她送走了,而且,这不是商量。

 

她不想,不愿,也不能。

 

“小男,你听我说完,”陈深用大拇指抹去她的泪花,“我本来想把你送走,越远越好,去香港,那里有更多机会,以你的水平,肯定能成为影后;或者去美国,那里有好多好多香水,各种各样的裙子;或者去欧洲,你不是喜欢童话里的城堡嘛,听说那边都是这样的建筑……”

 

陈深自己也哭了,眼泪吧嗒吧嗒地滴在李小男的手背上,然后滑进床单里,消失不见。他觉得自己特别没出息,一个大老爷们哭得跟个孩子似的。

 

陈深吸了吸鼻子,继续说道,“可是我后悔了,凭什么我在这提心吊胆地过日子,你在外面逍遥自在,买这买那的。所以,我想好了,我要你老老实实地待在我身边,哪都不许去。我陈深答应你,拼尽全力,护你周全,让你整天没心没肺,乐乐呵呵的当个傻姑娘。”

 

李小男愣住了!!!这是什么套路???这是在表白吗???

 

陈深望着李小男的眼睛,“小男,我爱你。你愿意做我的陈太太吗?”

 

说完了这些话,陈深心里终于舒坦了。说实话,他还是有些紧张,虽然知道这个丫头肯定会兴高采烈地说“好”,但没听到那个字,心里难免不踏实。

 

李小男破涕为笑,“陈深,你什么都没有就打算求婚吗?”

 

陈深无奈地仰起头,“女人啊,就是麻烦。”

 

他揪下一根李小男的头发。

 

“哦!疼!”

 

陈深又揪下一根自己的头发。“有那么疼吗?大呼小叫的。”

 

陈深把这两根头发紧紧编在一起。

 

“把手抬起来。”

 

“干嘛?”

 

“让你抬你就抬,哪儿那么些话。”

 

“陈深,我还没答应你呢,你这是求婚的语气吗。”李小男的小嘴又噘起来了。“哼!”

 

陈深把编好的两个头发一圈一圈缠绕在李小男的左手无名指上,神情是从未有过的认真。

 

“怎么样?这个戒指,满意吗?我这可是一举两得啊,戒指有了,也算结发了,对吧!古人都说了: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陈深伸手轻轻捏了捏李小男的小鼻子。

 

“陈深,我发现了,你真是抠到家了。不过呢,本小姐大度,就不跟你计较了。”

 

李小男正美滋滋地在阳光下欣赏着自己的戒指呢,陈深突然起身,双手撑在李小男肩膀两侧,笑着问道,“说!答不答应?”

 

李小男笑眯眯地看着陈深的眉眼,佯装威胁,“我要是不答应,你能把我怎么办?”小模样相当傲娇啊。

 

“唔……”

 

陈深的吻毫无预兆地落在李小男柔软的双唇上。

 

蜻蜓点水之后,陈深抬起头来,看着李小男瞪得像铜铃一般的眼睛,心想:小样儿,你还嫩点儿了。

 

“小男,给我个答案,让我安心。”

 

“好。”这个字,李小男拖了一个长音,并且还附赠了一个大大的、发自内心的灿烂笑容。

 

陈深也笑了,这辈子能再次看见她笑靥如花,无憾了。

 

李小男抬起手,把陈深皱巴的衣领抚平,“陈深,虽然我不会做饭,不会织毛衣,不会做家务,但我都可以学,我会努力,努力不成为你的累赘,你的负担。”还有一句话,是小男在心里说的:我会努力保护好你,023。

 

“说什么傻话的。你从来都不是我的负累,你是我的福星。”

 

正当这两个人十指相扣,四目相对,含情脉脉的时候,“邦邦邦”的敲门声,实在是很突兀,很破坏气氛。陈深极其不情愿地开了门。

 

“李小姐,谢谢你啊。兰芝都跟我说了,当时要不是你急中生智,让刘二宝把车子往树上撞,并且主动护住兰芝,这个孩子还不一定能保住啊。”

 

李小男满脸疑惑地看着陈深,陈深双手插兜,说道“嫂子怀孕了,再过八个月,你就当婶婶了。”

 

“真的吗?太好了,恭喜毕处长,恭喜嫂子。”李小男是真心高兴,嫂子那么好的人,老天爷一定会善待她的。

 

老毕是个聪明人,听到“婶婶”这个词,又看到两个人都明显哭过的眼睛,但笑意满满的表情,就知道:兰芝终于不用担心陈深的婚事了,这个小赤佬终于被人降服了,要有个小家啦。

 

不错,因祸得福,双喜临门!

 

问:处里面知道了陈深和李小男要结婚的消息,谁最高兴?

答:扁头!


PS:1. 不定期更新

        2. 文章目录

        3. 预告:陈深是怎么发现李小男的?毕忠良为什么会怀疑李小男?

                      不确定能不能写到婚礼。



评论(44)

热度(121)